吕文焕
吕文焕是南宋淮南西路安丰军(今安徽寿县)人,小名吕六,与其兄吕文德同为宋末抗蒙将领。出身平民,早年隶淮东制置使赵葵麾下,为一员骁将。宋理宗时曾在四川抗击蒙古。宋度宗咸淳三年(1267年,蒙古至元四年)十二月,吕文焕以功累擢知襄阳府兼京西安抚副使,抵御蒙古将领阿术、刘整围攻。事实上先前吕文焕已守卫襄阳三年,这次是接替程大元成为正式的襄阳守将。从1267年(南宋咸淳三年,蒙古至元四年)十一月开始,蒙古军队就长期围困襄阳城,他们先后在城西南和城东北修筑城堡,控制宋军白河、汉水及陆路交通,在城西和城南立栅,切断宋军东路,又在迎旭门外汉水中筑台阻遏南宋水军。吕文焕急向其兄吕德求援,吕文德认为襄阳城坚池深,未予重视。吕文焕多次出击,均未能破围。次年九月,阿术采纳刘整建议,训练水军7万,造战船5000艘,以加强水上作战能力,使宋军无法再经汉水入援襄阳。

吕文焕,中国南宋荆襄制置使。襄阳守将吕文德六弟,宋末宿州安丰县(今安徽省寿春县)人。戍守居城襄阳十五年,1273年樊城遭元军炮帅阿里海牙攻陷,襄阳城孤立无援,吕文焕于314日归降蒙军总司令伯颜,深受元世祖忽必烈重用。1276年,元军破南宋都城临安(今浙江杭州),吕文焕与伯颜一起入城。历任参知政事、行江东道宣慰使、中书左丞、江淮行省右丞等,1286年辞官回故乡养老安终。

吕文焕早年经历

吕文焕是南宋淮南西路安丰军霍丘县(今安徽霍邱)人,小名吕六。他与另一南宋抗蒙将领吕文德系出同门,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,一般认为是亲兄弟,但1959年出土于苏州的吕师孟的墓志铭中称吕文德为吕师孟之,而称吕文焕为吕师孟之从叔父,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是堂兄弟的关系。

关于吕文焕镇守襄阳以前的经历,史书缺乏记载。吕文焕曾自述“少服戎行,壮临边徼。干戈满眼,轻性命于鸿毛;弓箭在腰,系死生于马足。不但驰驱于西北,誓将屏蔽于东南”。

吕文焕去世后,与吕家过从甚密的方回在酬和吕文焕的诗中有“犹忆妙年伐鬼国(丰都),贰师击宛骑斩郁”之句,在为吕文焕作的挽词中又言:“燕颔逢荆鄂,于今四十秋。始闻降鬼国,遄见拔泸州”。

可见吕文焕早年从军,在宋理宗开庆、景定年间随吕文德在鄂州、四川等战场与蒙古作战。其间宋廷曾特授其中亮大夫州防御使之职,在制书中写道:“敌王所忾,既斩馘而献俘;振旅而还,乃策勋而舍爵。具官(吕)某,见推勋阀,蚤总戎照。传授六韬而起家,间关万里而赴授。朕拊髀思名将,一扫兵氛;尔束发战匈奴,屡腾凯奏。宜加品秩,以奖忠劳。”

从这段制书中可知吕文焕在从军前学习兵法,后被召至前线,建有不少战功,已是一员颇有名气的年轻骁将。

1262年(南宋景定三年,蒙古中统三年)十月,当时镇守四川的吕文德将不听调遣、御敌多逗遛不进且奏功失实的将校姓名上报宋廷,其中有吕文焕的名字,结果吕文焕遭到削两秩的处分。

而后吕文焕随吕文德镇守京湖边境,1266年(南宋咸淳二年,蒙古至元三年)与蒙古将领张禧战于高头赤山,不胜,被蒙军夺去了均州。

当时,吕文德中蒙古计,欲开榷场于襄阳城外,吕文焕曾捎信劝谏,但没成功,事后吕文德颇为后悔。

1267年(南宋咸淳三年,蒙古至元四年)十二月,吕文焕以功累擢知襄阳府兼京西安抚副使,接替程大元成为正式的襄阳守将,抵御蒙古将领阿术、刘整围攻。

吕文焕降元攻宋

攻破樊城后,元军将领阿里海牙移攻襄阳,仍发回回炮轰击,所中无不摧陷,城中守军大乱,不少宋军将士逾城降元。

刘整以前曾到襄阳城下劝降吕文焕,被伏弩所伤,因此主张毁灭襄阳城、俘虏吕文焕,阿里海牙不同意,亲自至城下再次劝降,告诉吕文焕:“君以孤城御我数年,今鸟飞路绝,帝(忽必烈)实嘉能忠而主。信降,必尊官重赐以劝方来,终不仇汝置死所也!”张庭珍也在城下喊道:“我师所攻,无不取者,汝孤城路绝,外无一兵之援,而欲以死守求空名,如阖郡之人何?汝宜早图之!”

元将大达立主动请缨,偕译史阿里、员外郎王某进入襄阳劝降,吕文焕设宴招待他们,大达立综合分析国际形势、双方军事实力对比及襄阳面临的困境,对吕文焕说:“天眷吾有元,海外内罔非臣属,独尔一隅漏王泽。

今天兵云集,带甲百万,以中国之大,供亿无穷,筑长围,扼鹿门,横亘江路,攻具之奇,有西域机石,飞三百余步,以是樊破无噍类尔。婴城固守六载,为人臣义无不足,如生民何?圣朝上应天时,下徇地利,中察时变,平宋必矣,其审思之!”

此外元将张宏亦进行了招谕。经过元朝的多番工作,吕文焕内心已欲投降,但犹疑未决。于是阿里海牙和吕文焕折箭为誓担保,吕文焕感泣,1273年(南宋咸淳九年,元至元十年)二月二十四日,吕文焕和儿子出城投降,归顺元朝。

襄阳因而失守,南宋灭亡已成定局。